<th id="zmzvh"></th>

        1. <th id="zmzvh"></th>

        2. <tbody id="zmzvh"></tbody>

          行业政策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政策

          行业政策

          “煤改气”为什么没有干过“煤改电”?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8-08-27

          这两年,北方“煤改清洁能源”火热,其中主要包含两部分,“煤改电”和“煤改气”。但是,目前“煤改电”的风头远远盖过“煤改气”。

          以2016年北京“煤改清洁能源”为例,“煤改电”约占总量的87.2%,而“煤改气”只占12.8%。



          “煤改电”惠及574个村19.8万户居民,占87.2%。从这些数据可以看出,“煤改电”远比“煤改气”更受欢迎。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原因一:天然气资源紧缺


          全球能源消费的低碳化趋势日益明显,天然气将成为全球能源由高碳向低碳转变的重要桥梁,发展速度将明显高于煤炭和石油。

          2012-2035年全球能源消费年均增速为1.5%,天然气年均需求量增长速度约为1.9%。至2035年,一次能源消费结构中,天然气将与煤炭、石油趋同,均为26%~27%。

          我国天然气消费仍处于快速增长阶段,但不确定性因素太多

          “十三五”期间,国家层面的能源结构优化和环境污染治理将成为天然气消费最主要的推动力,提高天然气消费规模和比重的呼声已久。天然气是优质高效的清洁能源,二氧化碳和氮氧化物的排放仅为煤炭的一半和五分之一左右,二氧化硫的排放几乎为零。

          中国正处于经济发展方式转型和能源消费结构转型的关键时期,我国具有富煤、贫油、少气的资源禀赋,煤炭在能源消费结构中占据主导地位,天然气能源相对短缺,且多集中在中西部、华北及东北地区,大规模普及“煤改气”,气源短缺问题将严重凸显,依赖进口还是开发其他新能源?解决气源问题是摆在“煤改气”路上的一座大山。


          原因二:招标环节欠规范


          招标文件要求无厘头

          各地的“招标文件”要求、格式、种类各异。对投标厂商的资质要求、产品要求按理应是一致的,甚至可以完全统一的。但每个地区甚至同一地区的不同场次招标规定都有不一样,同样机型技术条件要求都有不同,同样的招标活动要求提供的资质材料都有变化,显然是没有道理的、不科学的。有时感觉在故意设置无厘头障碍,有一定地方保护主义或特权思想或预设中标厂商的嫌疑。

          另外,“洛阳纸贵”的现象频现,动不动要求标书“1正6副”、“1正7副” 、还有U盘电子版,有时十几个标段,总共有几十本标书,一个人抬都抬不动,且标书越来越厚,700~800页以上的标书越来越成趋势,其实大部分内容都是凑数。这样频繁的招投标给参与单位造成不必要的负担和浪费。

          限价招标存隐患

          大部分地区基本上招标都最高限价。这样基本上“煤改气”项目是低价壁挂炉唱主角,低配置的、小马拉大车的壁挂炉成了“煤改气”的主流,有的新企业、没有任何技术积淀的、甚至仓促上马的企业也频频中标。站在管理部门的角度考虑是:控制售价、减轻消费者的购机成本负担,有利于推广这项工作。但在实施过程中由于中间环节、管理不善或可能存在的腐败等,倒推到厂家的时候已经没有多少成本空间,但又必须硬着头皮上。这样可能硬逼厂家降低配置或降低服务规格,安装调试等成本费用也因过低而可能偷工减料,草率安装来对付,这样的后患是很大的。



          原因三:“煤改气”后使用成本高




          据测算,一台4.2兆瓦的燃气锅炉的供暖面积为5万平方米,若24小时运转的话,每天要消耗天然气9600方。按每方3.61元(非居民用气价格)计算,光燃气费用每天就需约3.5万元。一个采暖季如果烧上120天,仅天然气的成本费用就高达420万元。而按照每户100平方米计算,500户居民所交的采暖费也不过133.5万元,严重倒挂。


          再说分户取暖,百姓最关心的是使用天然气的价格。调查中用户普遍认为煤改气的使用成本较高,感觉有点负担不起。“我家面积有150多平方米,若烧煤供暖约用型煤2.5吨,按去年的价格计算,刨去政府补贴后约花费1500元。煤改气后,平均每天花费40多元,一个供暖期下来,花费5000元左右。即使享受了补贴,自己也得掏4000元左右。”邢台“煤改气”后村民孙越辉说,2016年他家用完了一二档气量,使用三档气119立方米。而今年第一个月就用完了一档气,二档气已使用了100多立方米。

          阶梯气价收费高,成了煤改气推广的“拦路虎”,令许用户望而却步。

          在我国天然气严重供不应求的情形下,应对煤改气进行科学规划,既要加快天然气资源的开发利用以及价格机制的进一步理顺,也应加快煤炭资源清洁化利用技术的研发应用,更应规范“煤改气”招标的乱象,适时、适度、适量地推进燃气产业发展。国家层面应采取措施稳定需求,尤其应该加大控制工业企业领域的需求,对煤改气政策的落实要给出相对宽松的时间表。燃气产业的定位应是能源行业,而后才是加快能源结构调整、消除雾霾现象的工具。

          大规模“煤改气”弊端已现

          煤改气”并非新词,早在前两年,各地已经陆续开始实行“气化”计划,但实行效果仍不理想。业内人士认为,气源紧张、配套资金落实不到位、基础设施不完善等因素是制约“煤改气”发展的瓶颈。还有一点是天然气最致命的,就是安全问题。

          其中主要的问题是“气紧”。热力供暖每吨每小时消耗天然气80立方米左右,若全国供暖锅炉改造一半,带来的需求增长就超过50亿立方米/年。工业领域,单就造纸来看,若2013年造纸企业全部改气,其带来的天然气需求超过80亿立方米。

          着全国各地改气行动继续推进,2014年中国天然气表观消费将达2000亿立方米左右。2013年我国供气缺口是100多亿立方米,华北地区缺口尤为严重。为解决治理大气污染的压力,京津冀等区域都在争抢气源,气源不足的,则面临装置到位但无气可送的困境。

          中国如果掀起“气代煤”的热潮,全球的天然气价格一定上涨。到时候无气可用比空气污染更可怕。不要忘了,进口天然气是要看人家脸色的哦!

          天然气(Natural Gas)是埋藏在地下的古生物经过亿万年的高温和高压等作用而形成的可燃气,是一种无色无味无毒、热值高、燃烧稳定、洁净环保的优质能源。天然气其主要成分为甲烷,热值为8500大卡/米3是一种主要由甲烷组成的气态化石燃料。它主要存在于油田和天然气田,也有少量出于煤层。主要成分是甲烷,还含有少量乙烷、丁烷、戊烷、二氧化碳、一氧化碳、硫化氢等。无硫化氢时为无色无臭易燃易爆气体,密度多在0.6~0.8g/cm3,比空气轻。通常将含甲烷高于90%的称为干气,含甲烷低于90%的称为湿气。

          煤改气不能从根本解决空气污染只会加重雾霾

          这一年,全国的用煤锅炉都在热火朝天的改燃气。我们就不明白了为什么总是到冬天才开始改?要有多少居民快过春节暖气还没有烧呢。又不让买煤。一吨煤产生的热值约等于700立方天然气,如果一年用5吨煤取暖需要用3500立方天然气,廊坊市自2015年开始采取阶梯型气价,用气量3500立方,每立方3.36元,需要用11760元取暖!

          那么,问题来了,为何不像北京一样改电取暖呢?关键国家现在电力能供应到位吗?自从国务院颁发《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后,各地纷纷提出相关对策,天然气被戴上了清洁能源的桂冠。许多地方 “一哄而上”大规模推行“煤改气”,有的地方还强迫企业“煤改气”,未考虑使用其他清洁燃烧技术,也没有考虑天然气的资源供应量。中国科学院某教授认为,如果不顾我国国情和客观条件大规模推行“煤改气”,可能会带来很多问题。

          天然气锅炉无污染排放只是个传说


          不能神话了天然气,天然气锅炉对控制氮氧化物没有任何优势可言,把天然气说成是清洁能源,本身就有失偏颇。天然气也是化石能源,也有清洁燃烧的问题,主要是燃烧过程中会产生大量氮氧化物。

          根据环保部门对天然气锅炉运行情况检测公布的资料,燃气工业锅炉运行中,氮氧化物排放浓度小于200毫克/立方米的只占35%,小于400毫克/立方米的占94%,大部分天然气锅炉氮氧化物排放浓度在300毫克/立方米左右。而以半焦为燃料的解耦燃烧锅炉,却可将氮氧化物排放量控制到200毫克/立方米以下,此外,煤气发生炉锅炉更可以把氮氧化物控制到100毫克/立方米以下。

          雾霾的主要成份是PM2.5,生成PM2.5的罪魁又是氮氧化物,目前大规模“煤改气”中使用的天然气锅炉,对控制氮氧化物没有任何优势可言。令人不解的是,各地力推的“煤改气”工作,从公开记载的数据中,很难查到氮氧化物排放量是多少,“煤改气”前后氮氧化物有什么变化。

          众所周知,我国是石油、天然气资源贫乏的国度。根据国家能源局的预计,2015年我国天然气消费量将达2310亿立方米,而国内天然气供应量只有1310亿立方米,需要进口1000亿立方米。

          天然气资源被国外控制,燃气机叶片制造和修理技术被国外控制,燃料价格我们也没有话语权。“煤改气”要花大钱,增加后处理设施也要大花钱,对天然气燃料还要长期补贴,对此我们应该有清醒的认识。从这一点来说,治理雾霾已不仅仅是环境问题,而是一个政治问题。

          北京率先实行煤改气但空气污染依旧

          北京“煤改气”成功了吗?静稳天气下,48小时内北京会达到严重污染,以北京市为例,北京市主城区的燃煤锅炉绝大多数已经改为燃气锅炉,但是,PM2.5雾霾严重污染不仅没有消除,还有进一步加剧的趋势。原因就在于,“煤改气”大量增加排放的氮氧化物,加之汽车尾气排放的氮氧化物,是北京PM2.5雾霾日益严重的根本原因,而且有资料表明,北京空气中的氮氧化物已是二氧化硫的3倍。

          2013年冬季供暖期,北京市天然气用气量为78亿立方米,按氮氧化物平均排放浓度300毫克计算,排放的氮氧化物量为25740吨,排放量和汽车排放基本相当(现在北京有500多万辆汽车,年消耗700多万吨汽柴油,排污总量90多万吨,其中氮氧化物8万多吨,在供暖期时间段也在2万多吨左右)。

          按照北京市“十二五”时期燃气发展建设规划,规划到2015年,北京市天然气年用气量达到600亿立方米,排放的氮氧化物量为19.8万吨;2017年用气量达到930亿立方米,排放的氮氧化物量将达到30.69万吨,接近2013年的15倍。

          当北京冬季处在静风或微风时,外地污染对北京影响较小,不到48小时本地空气就会达到严重污染,也就是说环境污染会很快达到极限,当氮氧化物排放量再增加15倍时,想象一下污染会达到什么程度。

          如果通过采取措施,装配环保设备,来降低氮氧化物排放浓度,当排放浓度降低到20毫克/立方米时,还仅仅只是维持目前的大气水平,事实上要想让全市的天然气锅炉都达到20毫克/立方米的排放标准,投资巨大,几乎不可能。

          雾霾天数不降反升的尴尬表明,北京的“煤改气”并不成功,并没有改善大气环境,尤其是没有减轻PM2.5造成的雾霾污染。实际上,把北京周围热电厂全部“煤改气”,产生的氮氧化物会更多,PM2.5也更多,会导致在错误的路上走得更远。中国工程院院士倪维斗做过测算,热电厂“煤改气”后,氮氧化物排放不但不会减少,反而会增加,反而会恶化雾霾的状况。


          顺丰彩票 澳门 | 泗水县 | 迁西县 | 德清县 | 五大连池市 | 昔阳县 | 东光县 | 台湾省 | 洱源县 | 开化县 | 广南县 | 临洮县 | 清新县 | 青神县 | 冷水江市 | 民乐县 | 和政县 | 南康市 | 科技 | 九寨沟县 | 辽源市 | 长治市 | 确山县 | 秦皇岛市 | 永顺县 | 嘉禾县 | 中牟县 | 连云港市 | 依安县 | 和平区 | 开阳县 | 大安市 | 五河县 | 滦南县 | 丹阳市 | 汝阳县 | 雷山县 | 普格县 | 惠来县 | 田阳县 | 遂平县 | 徐汇区 | 乌什县 | 新蔡县 | 卢龙县 | 洪江市 | 额敏县 | 肃宁县 | 牡丹江市 | 济源市 | 聊城市 | 封丘县 | 六安市 | 定襄县 | 西贡区 | 夏津县 | 藁城市 | 高安市 | 潞西市 | 凌源市 | 沐川县 | 静宁县 | 尚义县 | 沽源县 | 察哈 | 达州市 | 台山市 | 仙游县 | 区。 | 沾化县 | 灵武市 | 固镇县 | 临沭县 | 广元市 | 山阳县 | 东城区 | 财经 | 牟定县 | 兴山县 | 平阳县 | 同仁县 | 阜阳市 | 彭阳县 | 青铜峡市 | 奉节县 | 景东 | 娄烦县 | 饶河县 | 东辽县 | 临海市 | 饶平县 | 海城市 | 夏津县 | 长治县 | 通化市 | 抚宁县 | 中阳县 | 仙桃市 | 安阳市 | 连云港市 |